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六宝典合管家婆下载

从圆住房梦到房住不炒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1-09-13  

  买不买房?1992年2月25日,几位北营房东里的读者在晚报头版头条分享了自己的心得。大家都是从拥挤的小房住进新小区,秦连英花了11684块买到了一套一居室。尽管他的儿子当时结婚要用钱,可还是决定买房。“爸,买房是大方向,您别顾虑我,婚期可以延期,咱先凑钱买房吧。”西城区妇婴医院门诊部主任赵文蔚说,自己买房花了15398元,“从长远看,我认为自己掏钱买房是合算的。”

  当时买房的比例在市民中还算凤毛麟角。随着房改深入,买房的概念终于深入人心,钱不够还可以贷款,买大房子、多买房子,逐渐从满足需要,变成了投资手段。

  如今,“房住不炒”的概念伴随着政府工作和调控手段出现在人们面前,房子逐渐向它最基本、最实用的功能回归,人们也逐渐回归理性。回头看去不难发现,房产的市场化改革加以调控,既符合市场经济规律,又满足了人们的需要。

  1988年,李幛喆分到了一套福利房,又通过房改房的方式,购买了房屋的产权。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房产,李幛喆在30多年前从未奢望。

  1999年,赵岗在天通苑购买了一套经济适用房,他也因此成为第一批住进天通苑经济适用房的居民,直到现在赵岗仍住在天通苑。

  几天后,35岁的郭先生将参加共有产权房的选房仪式,他期待着落笔签字的那一刻。郭先生的安居梦也因共有产权房的出现,向前推进了8年时间。

  改革开放40年间,北京人的居住环境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对于住房,从福利分房到经济适用房,再到商品房,直至近几年出现的公租房、共有产权房。从对住房的不敢奢望,到现如今灵活多样的住房模式,终让居者有其屋。

  翠微西里的一套两居室内,退休后的李幛喆关注着报纸上的新闻,有时也炒炒股票。

  1988年,32岁的李幛喆即将结婚,此前他一直与父母挤在筒子楼中。厨房、卫生间都是共用的,已过而立的他感觉十分不便。当时,李幛喆所在的单位有5套福利房即将分给职工,这让他充满期待。经过申请与审核后,李幛喆分到了一套位于人民大学附近的一居室。“房子不大,20多平方米,也是因为我快要结婚了,单位照顾我了。”

  “比中了大奖还兴奋,像做梦一样。”喜悦的心情让李幛喆彻夜难眠,在拿到钥匙后,他便第一时间来到了自己的“小窝”。房间中四白落地,单独的卫生间和厨房,李幛喆拿着抹布把房间中的玻璃擦了一遍又一遍。

  配置了一张床、一个衣柜、两把折叠椅与一张折叠桌,李幛喆便住了进去。“当时也没有装修的概念,折叠的桌子又能吃饭,又能看书学习。”

  分到了房子,同事们十分羡慕李幛喆。在小屋子里,夫妻二人请来了同事,吃了一顿家常便饭。

  4年之后,李幛喆得到了第二次分房的机会。交了第一套房子,在翠微西里小区分到了一套60平方米的两居室。“这下感觉屋子大多了,又在屋里添置了电视机、沙发。”

  一居室使用的电表是李幛喆不久前花了20多元新买的,当要搬出小房子的时候,他向分到这间房子的人提出了电表的费用问题。“那人很爽快地答应给我20块钱,他也想赶紧搬进来住。当时的条件有限,现在想想特别好笑。”

  1998年,福利分房政策取消。与李幛喆所住的类似福利房,可以通过房改房的方式,将房屋产权卖给个人。“当时一年要交几百元的房租,买下这个房子要3万多元,等于三四十年的租金。”李幛喆起初没有购买,直到2010年才将房屋买下。“这下我从‘无产’变成‘有产’了。”

  天通西苑三区,多栋32层的塔楼建于小区中。61岁的赵岗常在家中侍弄阳台中的花草,他已在天通苑住了18年。搬进天通苑之前,赵岗与父母一直住在帽儿胡同的单位宿舍中,一住就是30多年。

  1996年,赵岗从机关辞职下海经商,他因此错过了单位的福利分房。“我爱人还在机关,但是因为差几个月工龄,没有在1998年的最后一次分房中分到福利房。”

  1998年年底,以回龙观、天通苑等为代表的19个首批经济适用住房项目在北京市房地产交易中心集中展示,也拉开了经济适用房在北京大规模开发的序幕。

  “当时也是政府取消福利分房,开始推行个人购房的年代。”身边的几个朋友开始在天通苑地区看经济适用房,买房开始被赵岗提上了议程。“第一次到天通苑看房子,周围特别荒凉,只有一个售楼处,其他的什么都没有,道路也不好走。”

  经济适用房的价格为2650元/平方米,6层的板楼。能够接受的价格,以及令赵岗夫妇较为满意的面积和户型,买房大计就这么定下了。“当年经济适用房还是一个新鲜事物,很多人都抱着观望的态度。我们商量之后就定了,都说金三银四,我们选了三楼。”

  一年之后,钥匙到手,赵岗也成为第一批入住天通苑经济适用房项目的业主。“我们买的那栋楼是天通苑经适房里最先交房的,也是最先入住的。”

  2005年,赵岗卖掉了旧屋,新换了一套145平方米的大房子,仍然在天通苑。

  天通苑地区也在发生着很大的变化,地铁开通、立汤路通车,楼房越建越多。“商业多起来了,热闹起来了。不再是荒地一片、人烟稀少的天通苑了。”在赵岗看来,价格低廉的经济适用房在京城楼市扮演着一个非常特殊的角色,它让许多居民能够住进楼房中,从而提升了生活品质。

  这个周六,郭先生就将参加共有产权房的选房仪式。150套共有产权房等待着自己的主人,郭先生抽到了125号,虽然选房顺序有些偏后,但是这一刻,他与家人期待多时。

  35岁的郭先生工作地在怀柔区,日常主要从事人事管理工作。今年7月,郭先生所在的单位开始做需求调查,了解哪些人有购买住房的刚性需求。“需求调查之后,就可以报名申请共有产权房了。”在郭先生眼中,这个新名词让他有些陌生,但他仍毫不犹豫地报名申购了。

  一年多以前,北京推出共有产权房政策,作为政府与购房人按份共有产权的政策性商品住房,共有产权房的户型以中小套型为主,销售价格低于同地段、同品质商品住房价格水平。一经推出,便得到了与郭先生一样刚需群体的热捧,郭先生将申购共有产权房当成在北京圆住房梦最重要的机会。

  “有一些申购的条件,比如要是当地引进的人才,在医疗、教育等行业。”在几千户的报名中,符合条件的有1700多户,经过严格的审核,郭先生最终成功地进入到申购怀柔碧桂园共有产权房的名单中。

  “知道这个消息别提多高兴了,这回有自己的住房了。租房的几年中,至少搬了五六次家,不是房东不租了,就是房东要卖房了。”郭先生夫妇算过一笔账,以二人的收入情况,要想买商品房,“至少需要再等8到10年”。

  郭先生的孩子刚刚两岁,父母日常帮助照顾孩子。此次选房的三个户型中,黑码堂图库报码室,郭先生最想选的是118平方米的三居室。“这个项目房子精装修后的房价是每平方米两万元,只是周围项目价格的一半。如果能选上三居室的话,我们这一大家人就都能有自己的空间了。”郭先生申购的共有产权房,个人产权份额比例为65%。

  一年之后,郭先生便会拿到钥匙,住进属于自己的家。(记者:赵喜斌 栏目主持:张硕)